a夜未央

爱的十二个练习(10)

Pearl:

我们必须面对自己喜欢躲藏、迷失的倾向。


当我察觉到自己犯了罪,第一个反应总是躲藏。


自从伊甸园以来,人类一直在逃离神。但是,人类不是被造来逃避的。从一开始,我们最深的渴望是认识与被认识,因此在伊甸园里,亚当和夏娃「当时赤身露体,并不羞耻」。没有隐藏,无须隐藏,彼此完全认识。


不过,因着罪,这一切都失落了。在堕落之后,当神来找亚当,亚当的反应是当他听到神来到园子的声音,对于自己的赤身露体感到害怕,「他便藏了」。


我躲藏,是因为我不想曝露自己的堕落和黑暗;我躲藏,是因为如果别人看见关乎我的真相,就没有人会再爱我。我躲避他人,我躲避神,我躲避真理——就某种意义来说,我甚至躲避我自己。


罪和躲藏是不可分开的,就像拥有两个堕落灵魂的连体婴一样。


讽刺的是,我之所以隐藏,正是因为害怕别人一旦知道关于我的全部真相,就不会爱我了;但是,那被我隐藏起来的部分,不就失去了被爱的机会?人家认识我到什么程度,我就只能被爱到那个程度。如果想要完全被爱,就必须完全被认识。


我之所以隐藏部分的自己,是想说服别人我比真正的自己更好。如果我隐藏得够好,也许就可以摆脱真正的我。别人也许会爱我,但我心里总是有这样的声音出现:是的,但是如果你看到真正的我——如果你看见我所隐藏的部分,你就不会再爱我。你爱的是自己所以为的我,你并不爱真正的我,因为你并不认识真正的我。


亚当做的差不多就是这样的事。但是,也许最令人惊讶的部分,是神所扮演的角色。当他进入伊甸园,他问了一个问题:「亚当,你在哪里?」


神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?难道那位全知的神感到困惑了吗?神真的不知道亚当在哪里吗?


这是圣经里最特别的一个问题,神允许亚当躲避他。神所期望的关系,不是强迫得来的——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能。这种关系的建立,需要的是一颗愿意的心。神让他的造物拥有选择被认识或不被认识的自由。


然而,不只是这样而已。神不只允许亚当躲藏,他还去找他。虽然亚当是那退缩的一方,神却主动恢复他们之间亲密的关系。
 
何时我才有勇气不再躲藏?当我被爱的时候。


在《歌剧魅影》里,魅影戴了一个面具掩饰他恐怖、扭曲的面容,又住在老旧剧院的深处,好掩饰自己的存在和充满苦毒的恶行。但是,克莉丝汀触动了他的心。在全剧的最高潮,他脱下了面具。在那一刻,他选择被认识、被看见,他知道自己的面容恐怖,也等着她害怕地尖叫。她却没有。她的心充满怜悯与同情,她没有转过头去,而是温柔地亲吻他满是疤痕的脸。


克莉丝汀的爱改变了他,至少改变了一点点。他愿意让她走、给她自由,即使他知道这样自己的梦想就破灭了。在他停止躲藏的那一刻,他才能够按自己的本相被认识、被爱——就算他的容貌丑陋。面具必须先被卸下,爱才能渗入心里。

评论

热度(8)

  1. a夜未央LW👑✞ 转载了此文字